茉莉与扶苏

人们有多在于自己的隐私,其实也不在意。但当被人发现的时候,是人们最在意的时候。

举个手 —九月底要回老家看下爷爷

🙄无聊到爆炸

忘了记一件舒心的事
现在补上
来自舜龟和渣栖舍友

💦假期二十天 三毛全集快看完了 开始摘抄文字 有点烦 几乎每一页都有一小段

三毛阿姨的文字几乎都是日常记事的多 小情感 不做大悲大难的描写 不呻吟做作

所以现在记录时很难再有第一次阅读时的温情

电子书可以立即复制 可屏幕界面看久了不舒服 百度txt找书经常缺少章节 内容衔接不起来 遇到时想翻白眼 掌阅app的书也不全 消费心理得不到满足 整天推送霸道总裁爱上我的言情文 根据浏览记录它难道还不懂我喜欢的是黑道柔情吗!

最近生活有点满足 已经有闲心思抱怨这点啰嗦小事了

缩在自己的舒适圈里 不遇事不想改变


记一件小情绪
7.19

发几张我拍
婉妹和易龙

情绪控制不住的时候怎么办?

这时候我们可以使用一种真正正确的沟通方式——非暴力沟通。

正确沟通公式是:

你(对方)做的事情或者表现是什么?
即「我」看到的对方的行为和表现

你这样做,给我的感觉是什么?
即「我」的内心情绪表达

我希望你可以怎么做?
即非常具体、完善的表达出「我」的需要


比如面对另一半,你可以说会说:

你最近一个月晚上都很晚回家(对方的行为)

我一个人待着,我觉得很孤独(我的内心情绪)

那么你看看有没有可能不要那么晚回家,或者我们周末的时候花一点时间在一起。(我希望你怎么做)

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非暴力沟通方式。

做了一个噩梦,惊醒时一身汗。
半梦半醒地扯了薄被裹好自己
如履薄冰,放佛危险还在身边,有一双眼 伺机而动
噩梦情节像一部电影 不安感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

(我觉得之所以这样也许是理智在跟潜意识挣扎,大脑重新过滤一遍梦境,是为了向自己的不安感证明这只是梦境吧?...)

我梦见了和婉妹从西大回来(确实),走出地铁,回宿舍睡觉,那个宿舍变成一个很大有很多人个床,黑暗地,每一个床有一个白布遮住,我和婉妹此时就穿梭在这诡异的地方,走回自己的床,后来,我的梦境转换成是我发现一个男子在跟这杨婉,抑或是等杨婉上床后,拿绑带勒死了她。

镜头切换到,有个人察觉到她的危险,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。此时我惊醒,而思绪接着继续,这时候变成我和杨婉在走的时候,我紧紧地拉住她,提醒她我们这样会很危险。



我好像在裹被子的时候想着,这或许真是我少有的想交男朋友的瞬间了(哈哈哈)因为害怕

但下一个念头又是男朋友有时候才是麻烦的来源,不安全的。

有这样的意识可能要怪一下前任(无辜躺枪)

就这样,后面的思绪太混乱,我记不清楚了,但意识里有易龙,很模糊他到底是安全地部分吗?



今天下午确实和他一起吃饭了。

经历了思想风暴等我敢打开手机的时候,时间是3:58分,看到了易龙3:01发的消息....

是今天下午他说手机没电时

我跟他说等他红豆轩饭堂吃饭 让他收到回复 1

然后3:01分给我回复1

....
最近看的秘密森林,有勒脖子的片段


呃,快点天亮吧

胆小鬼的7.16









刚会开关机的摄影小白的处女座